您的位置 :首頁全部小說靈異›危險關係
危險關係

危險關係風卷大地

標籤: 危險關係 靈異 許禾 趙平津
《危險關係》,是作者大大「風卷大地」近日來異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,故事裏的主要描寫對象是許禾趙平津。小說精彩內容概述:」趙平津蹙眉,抬起下頜指了指她的外套:「脫了。」「哦。」許禾乖巧的站起身,脫了外面的風衣。裏面『只有』一條黑色抹胸款的短裙,堪堪到大腿的長度,很緊,裹出了凹凸的曲線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11-01 12:12
點擊閱讀

【掃一掃】手機隨心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這種安慰的話,她不知聽了多少遍了。
但從他口中聽到,她還是心酸又難受。
「我有在努力的調養了,也有好好吃藥……」
「我明日去看你,有個很不錯的老中醫,讓他再來給你瞧瞧。」
「好。」
「很晚了,睡吧。」
「好。」
「對了……看到照片了嗎?」
「嗯,看到了,是我們初中母校嗎?」
「是,剛才,正好路過那裡了。」
她沒有說話,思緒好似也飛到了年少的時候。
首發網址
「知恩……是哥哥對不住你。」
她心尖一顫,以為他要說什麼。
「那時候年少叛逆,總欺負你惹你哭,哥哥不像個哥哥的樣子。」
她的淚忽然就泉涌了。
也許這就是她這一生最大的無奈。
他只是哥哥而已,他只把自己當她的哥哥而已。
她緊緊的攥着衣襟,不願哭出來給他聽到。
趙厲崢等了一會兒,她那邊沒了聲音。
他將手機緩緩放下來「妹妹,晚安。」
手機掛斷過了好一會兒,她緩緩的伏在了軟枕上。
她想起那一年的往事。
他因為江幽,和他的母親爆發了人生中第一次,也是最大的一次爭吵。
趙阿姨傷心欲絕,腿疾再一次複發,趙叔叔為此動了大怒,對趙厲崢動了狠手,幾乎將他抽的皮開肉綻。
父母心疼焦灼,徐叔叔和徐阿姨一家子聞訊也匆匆趕到了麓楓公館。
趙阿姨閉門不肯見人,無論他們怎麼求,趙叔叔那些天憂心的鬢邊都生了白髮。
到最後,趙阿姨只叫了她和母親進去。
她到如今仍記得趙阿姨對她說的那一句「柚柚,是厲崢對不起你,是我們趙家對不起你,阿姨會給你一個交代的……」
她哭的哽咽,卻使勁的搖頭。
沒有人對不住她,趙家的所有人都很疼愛她,都對她很好。
是她自己天真無知,將玩笑話當了真。
趙厲崢對她只有兄妹之情沒有錯。
趙家人喜歡她想要她做兒媳婦也沒有錯。
趙厲崢喜歡的江幽更沒有錯。
錯的是她不該在知道趙厲崢有了喜歡的女孩兒後,還要表現出傷心和失落,讓兩家的長輩難過傷心。
感情的事情無法控制和勉強。
就如她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心去喜歡趙厲崢,而趙厲崢也沒有辦法逼着自己喜歡一個從小看到大的妹妹一樣。
她都能理解,她甚至為此陷入了深深的自責。
如果不是因為她,趙厲崢也不會和母親發生這樣大的爭執。
她還記得多年前趙阿姨的腿疾發作了一次,特別的嚴重,為此趙叔叔還陪着她在南方住了整整三年。
後來終於好轉回來京都,趙家更是尤其仔細趙阿姨的身體,將養這麼些年,才算堪堪維持住。
如今這一通生氣傷心,趙阿姨又腿疼發作起來,她簡直恨死了自己。
「阿姨,您別和趙哥哥生氣,這些事都不怪他,他和江小姐真心相愛,沒有一丁點的錯處,我和趙哥哥就像是兄妹一樣,小時候不懂事才會那樣胡鬧,現在長大了,我只把他當哥哥看的,真的……」
她忍着痛楚安慰着面前將她當做女兒疼愛的許禾。
「是啊禾兒,以前孩子們小,大家說說笑笑的玩笑話,都當不得真的……」
「那他為什麼不早一點說清楚?他如今二十歲,不是十歲!」
「之前貞姐姐打趣他和柚柚的時候,他說了什麼做了什麼?」
趙阿姨又是傷心又是失望,拉着母親的手自責垂淚。
她伏在床邊,恍恍惚惚的想起從前,徐阿姨打趣趙厲崢「厲崢,我們小柚柚明年也要上大學了,你這什麼時候準備好娶媳婦呀?」
趙厲崢怎麼說的呢。
她還記得,他當時正好坐在她身邊的位子上,她喜歡吃柚子,但不喜歡剝皮。
在家裡時都是父親和弟弟幫她剝,他們不在家的話就是傭人動手。
但幾家聚餐吃飯時,這個活兒卻永遠都是趙厲崢的。
他好像也習慣了,看到柚子就會伸手拿過來,自然而然的幫她剝的乾乾淨淨放在小碟子里。
「急什麼,還不是早晚的事兒?再說了,她現在除了儍吃儍喝什麼都不懂,娶回去我還得操心養她這個小孩兒呢。」他將剝好的柚子肉直接塞到她嘴裏,語調不羈散漫的一絲不耐,卻又透着說不出的自然和寵溺。
長輩們都笑起來,尤其是趙阿姨和母親,笑的最是開心。
其實那天的柚子有一點點的苦,可他剝了多少她就吃了多少,一點都沒覺出苦來。
到最後他實在受不了,伸手敲她的頭「你是豬啊,沒完沒了的吃,小爺我不伺候了!」
趙阿姨見狀就要訓斥他,母親趕緊攔住「別管孩子們的事兒,讓他們隨便鬧騰去。」
她就臉紅紅的小聲給他道歉,然後翹着剛做好的漂亮指甲,給他剝了一晚上的蝦。
這才算將他哄好了一點。
回去的時候,長輩們都默契的讓他們坐了一輛車。
快到麓楓公館的時候,他拽着她下了車,想要走路散散酒勁兒。
她已快成年了,就喝了一點果汁酒,度數不高,但人也暈乎乎的。
就如從前一樣,他和她勾肩搭背,沒一點正形。
因為喝了酒又是在私下,在這麼相熟的妹妹跟前,他格外的放浪形骸了一些,襯衫衣襟都是散亂的,露着年輕男孩單薄卻又精壯的一片胸膛,哪裡還看得出白日里西裝革履出入趙氏集團大樓的精英模樣。
「趙哥哥……我明年要去念大學啦。」
她有些艱難的撐着趙厲崢沉重的身子,小聲輕喃。
「考上大學想要什麼禮物?或者想去哪裡玩?有什麼想要的,都可以告訴哥哥。」
她搖頭,從小到大她都是個特別安於現狀的孩子,她的每一個心愿,也都和他有關。
「行了,你那小腦袋瓜也想不出什麼新鮮的,明年暑假,帶你環球旅行吧。」
「只帶我一個嗎?」
「不然呢,我又不是散財童子。」趙厲崢彈了她的腦門一下,她趕緊雙手捂住,軟軟糯糯的求饒「趙哥哥……疼,疼吶。」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